首页  最新产品  加盟招商  皮纹简答  活动摘录  媒体报导  市场潜力  联系我们  关于我们  会员专区  洽谈
一個阿嬤的勇敢故事
 发布时间:2010年02月27日 00:28:19    来源:MITQ皮纹测评    阅读:6447

大众银行广告

母亲的勇气

蔡莺妹的故事

 

 这是一支真人真事《一個阿嬤的勇敢故事》(附后)

短短三分钟的视频,却让人感动得眼泪直流。什么是坚韧、勇敢、爱?……

蔡莺妹(真实姓名)徐鶯瑞,63岁,台湾人,第一次出国,不会英文,一个人,飞行三天,三万六千公里。

在拥挤的人群中奔跑摔倒,在黑夜机场冰冷的座椅上蜷缩,在漠然的人流里举着问路的纸条迷惘地流转……

终于,她到达了委内瑞拉机场,却因为携带违禁品被拘捕。

她哭着向他们哀求,那是一包中药,可是,他们听不懂。

在那么多粗大的掌臂束缚中,她是那么的弱小,可她却依然在抗争,

因为,她要炖鸡汤给女儿补身子,她刚刚生产,她们已经多年未见……

 

一个熟悉的身影!一个平凡的事迹!却是那样的伟大!!!!

在你感动的同时!

请拿起你的电话,跟妈妈说声:

"妈妈!我爱你"

 

《一個阿嬤的勇敢故事》


一张小抄

一个阿嬤的勇敢故事

January 25, 2007

  2006年12月14日,深夜11点24分,我和摄影小咼在美国洛杉磯国际机场,排队等通关。

  从萨尔瓦多飞来这,很自然地,队伍几乎都是拉丁美洲人,除了我、摄影小咼,还有那位排在队伍前头、揹着一个贴有“徐莺瑞”字样的欧巴桑。

  她那张大大的A4纸,实在很难不引起他人注意,原因不只是白纸黑字太过醒目,更是因為那张A4纸,用细细的透明胶带,綑了几十圈,狠狠地黏在她的黑色包包上。很“俗”,可不是?“一定是大陆客”,我心裡这样想着。

  那位“徐鶯瑞”不时回过头来,注意着我和小咼,而我和小咼两人嘴裡聊的是宏都拉斯的採访心得,心裡却同时注意到这位有点“俗”的阿嬤。

  队伍是以S型的方式前进,在一个转弯处,“徐鶯瑞”和我们有了最近的距离,这时,她突然转过头来问我:「你会不会说国语?」我点了点头,她立刻把一张纸递到我手上,同时,指着萤光笔画的一行字:
『我要在洛杉磯出境,有朋友在外接我』“徐鶯瑞”问我,过海关是不是应该比这一行?

  当我看到那张小抄的当下,我的眼泪差点飆了下来....

  眼前的这位,原本我以為“很俗”的阿嬤,其实是一位為了探视女儿,带着小抄、换了四班飞机、闯了半个地球的“勇敢的台湾阿嬷”!

  被揉得烂烂的小抄,每一行中文字都会用绿色萤光笔标示出来,方便阿嬤阅读;小抄第一行,用中文写着『我要到哥斯大黎加看女儿,请问是在这裡转机吗?』接下来的一行是英文翻译,第三行则是西班牙翻译。第二题的中文是『我要去领行李,能不能带我去,谢谢!』然后又是英文及西班牙语的翻译。

  这张像是考前重点提示的纸,明显地告诉我,这位夹在拉丁美洲人群中的阿嬷,是带着这一张小抄,独自一人从台湾飞到哥斯大黎加!

  台湾怎麼飞哥斯大黎加?首先,搭十二个小时的飞机,从台北飞美国,然后再从美国飞五个多小时到中美洲的转运中心--萨尔瓦多,接着,再从萨尔瓦多飞哥斯大黎加,如果再加上这位阿嬤先从台南飞桃园机场,那麼,她一共换了四班飞机。

  萨尔瓦多和哥斯大黎加讲的是西班牙语,这也就是為何女儿给的小抄,还得附上西班牙语。只是,很多时候,遇到的状况,小抄上找不到题目。

  阿嬤指着另一边的队伍,告诉我,『我刚刚排旁边的队伍,结果他们比这边,我才又赶快来这边排队,
我排这边对不对啊?』我笑一笑,向她解释旁边是持美国护照,这边才是旅客的队伍,递回小抄,我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臂膀,告诉她,「没问题了,现在只剩下美国飞台北的回程班机,讲台语也会通呦」。

  “徐鶯瑞”告诉我,十年前,女儿跟着女婿移民到哥斯大黎加,这十年来,女儿只回过台湾一次,是孙子一岁时,现在,女儿生了第二胎,“徐鶯瑞”特地飞到哥斯大黎加帮女儿坐月子,一解思念女儿及孙子的情怀。原本,女儿坐完月子要陪着妈妈到洛杉磯转机,结果因為买不到机票而作罢。

  至於那张写着大大“徐鶯瑞”的白纸,是因為回台湾的华航班机是隔天下午,而我们抵达L.A.的时间是晚上十一点多,所以女儿特地请洛杉磯的朋友来接妈妈住一晚,為了方便相认,徐鶯瑞特地在包包上贴了斗大的A4纸...

  知道“徐鶯瑞”的旅程,有多麼困难重重吗?首先,从台北飞洛杉磯转机时,必须先步出入境航厦,到隔壁大楼,而那栋大楼是一栋非常长的建筑物,你必须沿着大楼走廊的告示牌:KLM、NW、TACA、AA,等等英文缩写前进。

  KLM是荷兰航空,NW是西北航空、TACA是中美洲航空、AA是美国航空公司,儘管出国经验频繁的我,对这些指示都不成问题,然而,当我从台北飞洛杉磯,準备转往宏都拉斯採访时,我和小咼吹着冷风,走在看不到尽头的长型建筑物,心中不断提醒自己只有一个多小时的空档可转机,却是怎麼走,都找不到TACA(中美洲航空)的柜台,那当下,脑中冷静的我和挫败的我,几乎要大打出手。

  我一度怀疑自己会就此迷失在L.A.机场,更遑论这位完全不懂英文、遑论西班牙语的老阿嬤,她一路从台北飞哥斯大黎加、再从哥斯大黎加飞回台北,这整路会是怎样的艰熬?

  看着眼前这位一度被我误认為很俗的阿嬤,不懂英文、不懂西班牙语,為了女儿,勇敢地闯了这麼多关,飞越半个地球,我的眼泪差点夺眶而出...

  故事,还没结束... 

  徐鶯瑞耐心地排队等着过海关,因着记者的职业病,我拿起相机,拍下她的身影。為了不让小咼发现我眼眶裡打转的泪水,我一边低头盯着数位相机,一边对小咼说,“她真的好勇敢哦,海关看到那张纸条,一定会让她快速通关的。”没想到,我话还没讲完,徐鶯瑞已经被带到遥远的另一端....

  到底发生了什麼事?排在队伍后方的我和小咼焦急了起来,却,无能為力。

  只能远远看着老阿嬤的我,顺着队伍慢慢前进,过了海关、到了行李提领区、等待领行李。这时,一位年轻的机场工作人员看见我,朝我的方向快步跑了过来,“Do you speak Engilsh?”满头大汗的他用急促的音调问我,“Yes,”我的话还没说完,只见他的表情由慌张转為开怀,同时,右手轻轻拉着我的手臂,左手指向海关区的另一个角落,然后,用很快地速度引领着我。

  我的心情,顿时,也轻快了起来,因為我发现,他要带我去的方向,正是徐鶯瑞被“扣留”的地方;这位工作人员一定是因為徐鶯瑞这位亚洲人完全不懂英文,把他弄得七荤八素;所以当他发现这偌大的机场裡,有我这位唯一的东方女子,而且还点头表示听得懂他讲的语言时,那位机场工作人员如获救星般地兴奋。

  而我,比他更兴奋,因为终于可以去“解救”那位老婆婆了。

  我终於知道,原来,徐鶯瑞只是少填了一张蓝色的入境申报表。

  好心的海关,按着徐鶯瑞的护照,帮她填好表格裡的基本资料,但是,“有没有带毒品,有没有带违禁品”,海关是不可能帮忙代填的。“阿桑,莫要紧,甘吶几个问题,填一填就好了”我安慰着因被“扣留”而略显慌张的徐鶯瑞,一边快速瀏览蓝色表格上的题目。

  说真的,我从没好好仔细研究过这些题目,凡是出过国的应该都有经验,那些题目,就是连看都不必看,一路勾“NO”就是了。问题是,机场工作人员站在我旁边,等着我帮忙翻译表格裡的问题,我只得乖乖的一题一题地问:“阿桑,你甘有带水果?“没”她边回答边摇头。我在表格“NO”的小框框裡打勾,同时继续问着,“那你有带肉来美国吗?”“没。”老阿嬤像是小学生回答老师问题般,戒慎恐惧。

  问了两叁题之后,我想到一个妙招,反正身旁的机场工作人员听不懂中文,至於台语,更是莫仔羊,所以我就告诉阿嬤,“我现在问你什麼,你通通摇头就对了,因為这(表格)问的东西都是违禁品,我帮你填,只管摇头就行了。”“好”徐鶯瑞点头,我吓了一跳,深怕工作人员看见徐鶯瑞点头,误以為她带了表格上的违禁品。

  总之,我们俩开始演戏。我嘴裡不停地假装问问题,其实说的全是要徐鶯瑞放心的话,手中的笔顺着表格的题目,一项接一项地勾“NO”;聪明的徐鶯瑞则是不断、不断地,用力摇头。

  OK!终於填好了表格,我帮徐鶯瑞整理她手中厚厚的一叠资料,只留下护照、入境申报表、以及小抄,交到她手上,我告诉她,别担心,这次绝对没有问题!

  后来,徐鶯瑞再度过海关时,不管海关问她什麼问题,她都非常用力、非常用力地摇头。

  很好笑、也很让人感动。

  一张小抄,一个勇敢的台湾阿嬤。

 
    网友评论
 
台湾MITQ多元智能皮纹测评
中国总管理处-上海市闵行区上中西路711号           

腾讯QQ:656332816    Email: mitq888@mitq.net

MSN: mitq888@hotmail.com SKYPE:miqsha

MITQ 皮纹检测 皮指纹检测 皮纹测评 皮指纹测评